monyu,夢諭

**Taiwan** 翔擔*嵐5人大愛*
夢小說天地
雷者勿入

其實我也不是雷CP
只是更喜歡妄想而已XD
但是我絕對寫不出CP文哦哦哦
如果大家有任何的感想或建議請務必讓我知道
另外提供靈感也是大歡迎=D

《不完美》×櫻井翔夢-08(完)

08×『畢竟20年後我都快50歲了,然後我會逼你娶我,不然我應該嫁不出去了。』



「翔ちゃん,你看!這個是咲ちゃん吧?」
錄影前的休息室裡,相葉拿著雜誌跑向櫻井。

原本正在讀報紙的櫻井被自家女友的名字吸引了注意,抬頭就看見相葉指著雜誌上的一頁。
文章標題是”夢中的花園婚禮”。
照片則是他的女朋友穿著白紗,被一名陌生男子牽著手。


「啊~飯店的宣傳照啊,咲ちゃん好漂亮啊。」


二宮放下手中的遊戲機湊過去看了看,卻發現自家團員的表情好像有點不對。
正想阻止他家青梅竹馬繼續說下去卻早已來不及。


「翔ちゃん,這什麼時候拍的啊,咲ちゃん有跟你說嗎?」



「…」




突如其來的一陣沉默讓在場的大家不禁背後一涼。
他們家主播大人平時不發威,生起氣來可以很可怕的。




×××





"這個,是什麼?"附上大大的圖。



看到LINE的時候咲愣住了。

前陣子因為飯店新整修空中花園,公司拍了一些場地的宣傳照。
他還記得那天比上班還要累,也佩服起常常要拍雜誌照片的自家男友。

本來想要告訴他的,但是一忙起來就什麼都忘了。




「糟糕了——…」



那個LINE的語氣完全不妙,肯定在發火。
雖然想著當面解釋會比較清楚,咲還是回了他。


『我忘記告訴你了,對不起,回家跟你解釋好嗎?』



關掉手機螢幕,剛放下手機的同時又震動了。
咲忍不住點開LINE,看到的東西卻讓她嚇得目瞪口呆。


『不用沒關係,我了解。』


這種冷漠的回應咲還是第一次收到,所以她馬上搬了救兵。


×××


不是不能理解。
也不想要生氣。

可是就是忍不住生這種幼稚的悶氣。

他的女朋友跟別的男人拍了婚紗照?
那個男的還光明正大地牽著咲的手。

他本人都沒看過新娘打扮的咲,憑什麼那傢伙可以。

而且咲竟然完全沒有跟他提過。
明明知道他很在意。


「翔ちゃん,要不要去吃晚餐~」


結束了攝影的大野緩緩地滑到櫻井的身邊軟軟的問了一句。
但是被拋問題的人似乎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完全沒有注意。



果然很受打擊。
這樣的翔ちゃん沒有見過,還真有趣。
大野這樣想著。



『智くん~救命啦,翔くん在生我的氣。』



跟下午收到咲傳來的LINE結合在一起,
大野不禁覺得戀愛果然可以改變一個人。


畢竟他們家主播大人今天不知道吃了幾次螺絲,
還一度喊停才開始重新錄影。


這種事可說是前所未見,所以工作人員頻頻關切他是不是身體不適,
倒是自家團員安安靜靜的不發一語,這點不尋常讓錄影在有點危險的狀況下結束。


要說是相葉ちゃん的錯嗎?其實也不是。
他也只是在雜誌上看到熟人所以很興奮的跟大家分享而已。

但是有點糟糕的是,那個熟人是他們家翔ちゃん的女朋友。
而且拍的照片有點親密,還穿著婚紗。

大家都以為咲已經跟翔ちゃん報備過了,但是卻看到低氣壓的翔ちゃん。





咲絕對是忘記了。




畢竟咲有點…半天然?





這樣說好像不對,應該是說她常常把自己的事忘的一乾二淨,翔ちゃん的事倒是記的清清楚楚。





不過該精明的地方咲也不會輸給翔ちゃん,因為她知道要找救兵,找的還是這個翔ちゃん不太會拒絕的自己。
所以,開導這個鑽牛角尖的笨蛋工作就交給我大野智吧。



「翔ちゃん去吃飯。」

大野抓著櫻井跟自己的包包,把櫻井帶出場了。









「希望能順利啊——」

「如果是利達的話大概沒什麼問題。」

「反正咲ちゃん都知道這種時候要找誰幫她,換句話說就翔ちゃん根本被她吃定了啦。」

留在休息室三個弟弟看著平常不會在下班後找人去吃飯的自家利達帶著櫻井出場就知道,
咲絕對找大野當她的救兵了。


脾氣硬得要死的櫻井拿自我到不行的利達根本沒轍,
還會被利達的奇怪歪理說服,這就是他們的哥哥們啊。


×××



「我回來了。」



聽到門口傳來自家戀人的聲音,咲馬上去玄關迎接。
希望智くん有幫我緩和一下翔くん的情緒。
咲這樣祈禱著。



但走到玄關處的咲看到的還是一臉僵硬的櫻井,讓她心裡堵得發慌。
她以為交給大野絕對沒有問題的。




「翔ちゃん——」咲撒嬌的呼喚了櫻井。



換來的卻只是櫻井的一眼,所以咲只能委屈地跟在櫻井身後走向客廳。

他知道這時候不該急著解釋,而是等到櫻井願意聽他說她再開口,
所以跟著坐在櫻井的身邊。

正想離開座位去倒杯水的時候,手卻被異常大的力道拉住。


「翔くん…?」

在咲來不及反右的瞬間,櫻井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霸道的親吻著咲。


一直以來櫻井的親吻都是溫柔的。
輕輕地捧著咲的臉頰、溫柔的撫著咲的腰。
就算再怎麼動情櫻井也絕對保持著對咲的尊重。


所以當櫻井的唇移到咲的頸邊用力的親咬時,咲害怕地顫抖。



「翔くん是笨蛋…」



語落,櫻井停住了動作。
維持著曖昧的姿勢卻沒繼續動作。



「我只是太忙忘記了,對不起。」
「可是翔くん為什麼要這麼在意。」
「拍照的時候我想的都是你。」
「我的眼裡心裡從來都只有翔くん。」
「可是你為什麼不相信我,還要發這麼大的脾氣…」



咲委屈地邊掉淚邊說出自己的心聲,但是她討厭用眼淚換來的原諒,
所以她忍住聲不願意讓停留在她肩窩的櫻井聽到地的啜泣。


但是當咲注意到自己的肩膀好像被淚水沾濕的時候,
她才覺得他好像搞錯櫻井生氣的點了。


櫻井吸了吸鼻子,像往常一樣輕輕的吻了咲的肩頭後將咲扶好坐在自己的腿上後正視著她。

「不要哭,對不起。」
「是我自己沒有控制好情緒。」
「我知道那只是照片。」
「我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不能給他那種安全感。
大野告訴自己,他們是要把自己分享給大家的人。
想到這點就不該對咲生氣。

這點他再清楚不過,只是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腦袋往壞的地方想去。
他就是這麼鑽牛角尖。


『擔心什麼,咲ちゃん不是會拋下你的人。』
『她不是說過要等你20年嗎。』


真有趣,這些話是私底下吃飯的時候櫻井告訴大野的。
所以最明白這些的應該就是櫻井。
結果到頭來還要大野用自己說過的話來安慰自己。
真遜。




當咲的手撫上櫻井的臉頰,緩緩地為他拭去淚痕時,
櫻井真的很想狠狠地賞自己一個耳光。


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


所以他將自己的額頭貼著咲的,強迫咲的視線裡只能有他後,緩緩地開口道。


「對不起…」


「還有,我愛你。」



櫻井滿意地看著滿臉通紅的咲,知道他搞定這隻炸毛的貓了。
換上愉悅的笑臉,摟上咲的腰,繼續拉近兩人的距離。


「所以…要繼續剛剛的事嗎?」


「變態!讓我起來啦!」




×××





他怎麼會忘記,在夏威夷他們一起許下的約定。

要離開夏威夷前的那一個晚上,他們在房間的陽台一邊吃著晚餐一邊聊著婚禮上的趣事。

他知道咲緊緊地盯著彈奏著鋼琴的自己,所以忍不住比平常更緊張。
當One Love的歌詞隨著新郎的歌聲傳入己的耳裡,他也忍不住在心中唱起歌來。

どんな君も どんな僕でも
ひとつひとつが愛しい
君がいれば 何もいらない
きっと幸せにするから



『ずっと輝いているから…』

『翔?你說什麼?』


對於突然低語的櫻井,咲忍不住偏過頭去看著對方。
然後,櫻井走到咲的面前單膝跪下。


『雖然不是現在,但是你願意等我嗎?』


知道櫻井話中的意思,咲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見狀,櫻井便繼續說下去。


『身為嵐,我還有想要完成的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夠一直看著我。』
『等到時機來了,我會讓世界知道我的身後有一位叫鷹川咲的人支持著我。』
『所以…你願意等我嗎?』


櫻井知道自己不能保證幾年以後他才可以做到這些事,
但是他說出了希望咲能夠等他的話,自己都覺得卑鄙。
所以他現在很緊張。


緊張到手都出汗了。


經過了10秒的沉默,他聽到咲的笑聲,還有那句他絕對不會忘記的回答。


『20年喔,我等你20年。』


『畢竟20年後我都快50歲了,然後我會逼你娶我,不然我應該嫁不出去了。』







×FIN×

元旦為大家送上完結篇~~~

覺得好開心❤❤❤

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评论
热度(35)

©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