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yu,夢諭

**Taiwan** 翔擔*嵐5人大愛*
夢小說天地
雷者勿入

其實我也不是雷CP
只是更喜歡妄想而已XD
但是我絕對寫不出CP文哦哦哦
如果大家有任何的感想或建議請務必讓我知道
另外提供靈感也是大歡迎=D

《不完美》×櫻井翔夢-05

05×那個地方,就是鷹川咲。



我拿下耳mic,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向更衣室。

「都11點了啊——…」望著手錶感嘆。


今天絕對是我飯店生活中數一數二崩潰的。
要說為什麼的話,就請大家思考以下場景。


嵐的巡演慶功加上某位一月生的團員的慶生,
飯店外爆滿的粉絲與記者加上本來就滿房。


這樣夠精彩了嗎?不,你們太天真了,
還有客人在房間抽菸抽到火災警報狂響,
樓下餐廳又有實習生讓客人的百萬名錶洗了個熱水…不,應該說是熱湯澡。


ま、今天爆炸過後我以後應該很難再遇到更爆炸的情況了。
工作就是如此,當作練功,沒有壞處的。


想到這裡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收到mail通知。




”今天的事件報告書請於明日中午前繳交並發布。”




「……不管了回家再說。」



我選擇先無視那封信件,迅速地換上私服準備打卡下班。
提起包包準備往外走的時候手機響了。



「翔くん?」

我看了一下來電,他不太這麼晚打給我,所以接起來前我還確認了一下。


「下班了嗎?」一如往常溫柔的嗓音,不過好像因為喝了酒有點沙啞。

「嗯,我正準備離開,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一邊說著電話一邊跟經過身邊的同事道別,
正在包裡翻找我的識別證,
突然身後被拍了一下讓我忍不住驚呼出聲。


「嗚啊—!」


轉身看著笑得毫無良心的翔くん,我揍了他一拳。
「哈哈哈對不起又嚇到你了。」

「…你笑得太誇張了啦!不是早該離開了怎麼還會在這裡?」

我也沒什麼力氣再跟他玩了,現在只想回家爆睡,
事件報告書什麼的明天早上再說啦。


「抱歉抱歉,只是咲ちゃん太容易被嚇到了,我覺得很可愛。」

……可惡笑到都出眼淚了,所以連被說可愛我也一點都不開心。
他走到我面前,揉了揉我的頭,對我說了一聲辛苦了。

「我今天看你匆匆忙忙又進進出出的,很辛苦吧?」

「嗯~超級累的——」

我感覺的到頭頂上的手掌很溫暖,這種被朋友家人關心的感覺讓我覺得很開心,
所以不小心跟翔くん撒嬌了。


等到我意識到翔くん身上傳來一點的酒味與屬於他的味道時,我的心跳開始不聽話了。
所以我又避開了他的手,急忙丟了一句話想讓有點糟糕的氣氛停下來。


「喝酒了對吧,快點坐計程車回家啦。」


翔くん像我一樣分不清嗎?
不,肯定不會,所以我不可以亂想。
我提醒過自己無數次,但這樣看下來好像毫無成效。


「咲ちゃん,你在躲我嗎?」


這句話把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轉身看到臉上有點嚴肅的翔くん站在我面前不到10公分的地方。


我想往後退卻被他放在我身後的的手阻止,
被那雙大眼直視得滿臉通紅無法思考的我只能擠出一點點話語。

「你在說什麼…」

為了逃避他的視線我將頭向右轉,
但他的好像鎖定目標般地不管我再怎麼躲他還是可以在我眼前盯著我。




「…翔くん,太近了——」我終於忍不住開口。

在我脫口而出了下個瞬間,他放開我退到一步之外。




還帶著滿臉笑容。








…絕對是被他玩了。







在我準備要揍他時他突然開口,
「咲ちゃん,載我回家吧。」



然後我的手裡出現了一把車鑰匙。




當然一抬頭又看到那個笑的痞痞的櫻井翔了。





×××






我坐上駕駛座看著一臉得意的翔くん,
努力忍住今天第三次想打他的衝動發動車子。

「總覺得你騙了全日本的女性…」你這個披著優等生外皮的幼稚鬼!

「我只是在適當的場合做適當的事。」


很好,又被他堵住了。
反正幾乎沒有講贏過他也習慣了。
我乖乖地開著車子追問著剛剛沒有得到答案的問題。


「所以翔くん你到底為什麼不回家。」

「嗯…就是覺得很久沒看到你了。」

「在餐廳不是看到我了嗎。」

「いや、那不一樣。」

餘光看到喝過酒有點像小朋友的翔くん坐在副駕駛座對著窗外東張西望一邊小聲地回答我。
歪著頭癟嘴的翔くん讓我完全感受不到他是剛才那個男性賀爾蒙爆炸到讓我心跳加速的人。



「咲ちゃん上班時候的ON模式大家都看的到,但是我想見的是OFF模式的咲ちゃん。」


「ON OFF模式什麼的明明就是你們上節目在講的吧,我倒是分不出有多大的差別。」

我無奈地笑了。
要說切換狀態明明就是翔くん最拿手的。
在演唱會帥氣的唱歌跳舞、在NEWS ZERO正經八百的播新聞、在綜藝節目又可以隨便壞掉。
我這個看的人都快要看到精神分裂了。


「說起來狀態切換的最多的好像是我。」
像是聽到我剛剛在心中的想法般,翔くん嘆了一口氣深深地說道。


我轉過頭看著一臉疲憊的翔くん,總覺得他最近狀態不太好。
瘦了一圈不說還心事重重的感覺,果然還是太操勞了。



「誰叫翔くん把自己當超人,大家都知道你對工作的要求,松潤有跟我說不管你再累都不會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來。」

「他們一樣很累。」他像是反駁般的迅速回答。


對於他工作上的堅持我沒有任何插嘴的餘地,但至少,我想成為那個可以讓他休息的地方。


「嗯——就像你想要會想要看到OFF狀態的我,我一樣也希望跟我相處時候的翔くん是OFF狀態。」

「翔くん你太溫柔了,想要照顧到大家所以總是預想著怎麼樣可以讓大家都好過,但是考慮的範圍卻唯獨漏了你自己。」

「所以呢,跟我說話的時候請你省略思考的步驟,想到什麼說什麼就好,讓一整天的高速旋轉的腦袋好好休息吧。」


忍不住說劈哩啪啦說了一堆,好像在說大話。
不過這確實是我最原始的心情,希望我的心情可以好好的傳達給他。





「咲。」翔くん用著低沉又帶著笑意的表情喚著我。

「我呢,是偶像。嵐的櫻井翔。我不會允許我自己做出任何不專業的行為。
不管自身是什麼狀態,只要出現在螢光幕前我就要用我最完美的狀態去面對我的工作。
這是我對我的工作的尊重,也是對了所有喜歡嵐、喜觀櫻井翔的粉絲應負的責任。」


「但是單純作為櫻井翔、不是嵐的櫻井翔;除了家人我只願意跟一個人分享。」


我感覺的到翔くん面向著我。


車子因為紅燈慢慢地停了下來。
轉過頭我看到的是我最喜歡的溫柔笑臉。

這張不能再更好看的臉龐現在正笑得閃閃發亮,瞇起的眼睛也像是會說話般的閃耀著。


壓抑住劇烈跳動的心臟,我努力裝作鎮定地將注意力轉回前方,老天爺好像也在幫助我一般的讓燈號轉綠。


車子轉入我們所住的社區,一路以來的沉默終於可以被打破,我若無其事的向翔くん提問。

「翔くん,車子要直接停你們大樓的停車場嗎?」

「嗯,拜託了。」


翔くん意外的用著非常自在的語氣回答著我,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說過。
所以我感到安心的將車子開入停車場,停好之後下車準備走回家。




「我送你。」


他在我回答前就邁開了步伐,讓我完全沒有拒絕的餘地。






×××






一路上我都跟在翔くん身後。
只是送我回家一次就知道怎麼走了嗎,這個人的腦袋組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啊?



「啊、」低著頭努力吐槽翔くん的我壓根沒注意到前方的人停住了腳步。


所以我狠狠的向著翔くん的背撞了上去。




……不對,好像是撞入了他的懷抱裡。




「翔くん!對不起!」

在我慌張地想要退開的那一瞬間,我被緊緊抱住。


「翔くん…?」雖然腦袋停止轉動,我還是丟出了我的疑問。


但是我面對的是長達30秒的沉默。
不過夠我把腦袋從當機狀態調整回來了。
所以我感受到翔くん的懷抱雖然充滿力量卻小心翼翼。


對翔君來說需要依靠是一件這麼令人害怕的事嗎?

如果是這樣,我希望我能成為那個讓翔くん收起所有顧慮、放心去依靠的那個存在。

我將雙手伸到翔くん背後,輕輕地拍著他。



「如果你需要依靠,我會在。只要翔くん能好好的。」



我感受到將我抱著的身子一震,然後稍微拉開我們之前的距離。




他看著我先是指著我的鼻子小小的唸了我。
「你,走路好好看著前面,不小心亂撞到別人的懷裡怎麼辦。」



然後他又笑了,用著最美的笑容喚著我的名。


「咲。」


「我剛剛說過我只願意跟一個人分享我的全部。」


「但是我不知道他願不願意牽起我的手。」


他把放在他背後的我的手抓到我們面前,用著小鹿般的眼神看著我。


…狡猾的男人,這種眼神任誰都沒辦法拒絕的。


然後他繼續說了下去。



「我的脾氣其實很差。」



「也沒有大家說的那麼聰明。」



「甚至很無趣。」



「但是我有信心,被我牽住的手絕對不會放開。」



「絕對會保護好他,不管再怎麼不器用,我會用我的全部讓他感到幸福。」






「我喜歡你,咲。」









×××






櫻井翔舉起了剛剛回握他的那雙小手,輕輕的親吻了他們。
壞心眼的注視著眼前的咲直到他滿臉通紅才肯放開。

他早就知道鷹川咲絕對不會拒絕他才出手的。
別的不說,只要故意盯著他看超過3秒絕對會避開視線,不是討厭就是喜歡。


討厭?絕對不可能。
在他意識到這點的那刻就在策畫怎麼把這隻貓收入自己的懷抱裡了。

但是總是在冷靜思考自己的立場後變得猶豫,
他是偶像,跟他在一起意味著不會有正常情侶般的生活。

不能出門約會、不能在餐廳過節、甚至連最簡單的手牽手散步都做不到。
想到要讓愛的人受這樣的委屈他就下不了手。

但是咲卻輕易地說出了他最想要聽到的話,那瞬間所有的猶豫都煙消雲散。
他想要一個可以讓他休息、讓他依靠的地方。

不用言語就能讓對方知道。






那個地方,就是鷹川咲。



×TBC×

庫存要沒惹我好焦慮~~~

评论
热度(25)

© ¯¯¯DREAMS | Powered by LOFTER